宋江与阎惜娇,水浒传和宋江在一起的阎婆惜谁演的最好

03-25 21阅读

宋江与阎惜娇,水浒传和宋江在一起的阎婆惜谁演的最好?

慕青演的阎婆惜是演的最好的

慕青本身自己的长相就非常的出众,再加上她十分精湛的演技,很好地刻画出了阎婆惜的人物特点,抓住了人物的精髓。不过在这两版水浒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阎婆惜都是反面人物,并不是一个很正面的形象。

宋江与阎惜娇,水浒传和宋江在一起的阎婆惜谁演的最好

宋江怒杀阎婆惜概括?

李逵等人到德兴客栈追债,阎婆刚失去至亲,与女儿婆惜向王婆哭诉身无一物,王婆提议二人求助宋江押师。

宋押师一见锺情於婆惜,听闻她遭逢巨变,於是即发帖给陈三郎,施予棺木以安葬阎伯,又给母女钱财旁身之用。

一日,阎婆约王婆到客栈喝茶,阎婆问到宋押师身世,欲使女儿以身相许,嫁给宋押师作答谢。

王婆以媒人身份,到宋押师家问婚,令宋押师不知所措,害羞不已。宋押师与婆惜终结为夫妇,母亲阎婆极度希望二人早日生儿育女。

宋押师时常外出工干,有时甚或长达一个月,令婆惜愤怒不已,幸得宋押师哄回。

宋押师之同僚小张三往探他,张三与婆惜互相印象不错,宋押师更著婆惜多多向张三请教管弦诗竹。

一日,小张三与宋押师外出喝酒,期间张三藉词有事,到宋押师家找婆惜。婆惜扮作不适,并命母亲阎婆外出执药,更诈娇要张三陪往休息。

宋押师於客栈饮闷酒,伙计唐牛儿见状,不禁把婆惜红杏出墙之事告知,宋押师怒不可遏,更下定决心长住德兴客栈。

刘唐避过官兵追查,千里迢迢从山寨往客栈找到宋押师,再三感谢他当日对兄弟七人求命之恩。

宋江是怎么认识阎婆惜的?

惜娇,即阎婆惜,是小说《水浒传》人物。郓城县最有名的妓女,随父母流落到郓城,后其父得病身亡,无钱安葬,宋江施舍了棺木又给了十两银子,其母感恩图报,将她送与宋江为外室。

由于宋江不重女色,为阎婆惜所讨厌,结果阎婆惜喜欢上郓城县贴书后司张文远,并勾搭成奸。

其后,晁盖写给宋江的信件及酬谢黄金碰巧为阎婆惜所获,阎婆惜以官司相逼,宋江一怒之下将其杀死。

水浒传里宋江为什么能养得起阎婆惜这个外室?

《水浒传》里,宋江明面上收入不会太多,他之所以养得起阎婆惜这个外室,有额外进项。

宋江的职位和俸禄。

宋江在郓城县的职位是押司。

宋朝的官员一品到九品,每一品级有正从之分,共九品十八级。县里的主官叫作县令或知县,县令就是县长,知县是朝廷临时派遣的县知事,都是七品。

县令的副职叫作县丞,是正八品。

下面设主簿,主管户籍、文书办理等,正九品;设县尉,掌治安捕盗之事,也是正九品。

典史,是县令的佐杂官。没有品级。称为“未入流”。未入流就是吏,《水浒传》里的都头,就是捕快头目,是吏。也有从九品的都头,不多。真实的北宋历史上,县里其实并没有“都头”这个职务。

县里还有多个押司。也是吏。

《水浒传》里,对押司的品级有明确记载,小说二十二回里说:

宋时为官容易,做吏最难。……那时做押司的,但犯罪责,轻则刺配远恶军州,重则抄扎家产,结果了残生性命。

也就说,宋江这个押司,不是官,是未入流的吏。

关于俸禄问题,黄惠贤,陈锋所著《中国俸禄制度史》里说:

当时(北宋)最低阶的文官簿尉,每月俸料钱为12千钱(即白银12两),武官最低阶承信郎只有白银4两。

最低阶的承信郎,是从九品官员。宋江是文职小吏,我们姑且按照最低阶的文官簿尉,和从九品的武职官员平均值计算宋江的俸禄,充其量月薪白银8两,而且应该没有加俸和职田。

宋徽宗时期白银的购买力,小说《水浒传》十五回里说:

吴用取出一两银子,付与阮小七,就问主人家沽了一瓮酒,借个大瓮盛了,买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阮小二道:“我的酒钱一发还你。”店主人道:“最好,最好。”

吴用一两银子买了,足阮氏三雄和吴用四个人喝的一大瓮酒,还有阮小二自己以前欠下的酒钱。这个没法准确估价,姑且算10斤酒,300元;生熟牛肉20斤,按今天生牛肉25元一斤算,是500元;一对大鸡,按目前菜市场价格,算是200元。共计1000元。

宋朝时期,一两白银能买500斤大米,折合成人民币大概也是1000元左右。

二者所说的一两银子的购买力差不多。

那么宋江每月8两银子的俸禄,大概8000元。这与我们今天的普通公务员的月薪高。宋朝高薪养廉,估计与当时的实际情况差相仿佛。

押司职位不高,但实际权力不小。灰色收入不会少。

宋代县衙里的押司,六到八个。押司是县里的吏员,孔目是州府里的吏员。押司在县衙里的职权,等同于孔目在州府里的职权。

《水浒传》里,州府里的孔目出现多次。

林冲被高俅陷害,押送到开封府审理。开封府府尹惧怕高俅,要按照高俅的说法:

“手执利刃,故入节堂,杀害本官。”

定成死罪。

正值有个当案孔目,姓孙名定,为人最鲠直,十分好善,只要周全人,因此人都唤做孙佛儿。他明知道这件事,转转宛宛,在府上说知就里,禀道:“此事果是屈了林冲,只可周全他。”

府尹问如何周全。孙定说:

“这开封府又不是高太尉家里的,随便送个人来,要杀便杀,要剐便剐!……看林冲口词,是个无罪的人。如今着他招认做‘不合腰悬利刃,误入节堂’,脊杖二十,刺配远恶军州。”

最后,开封府就是按照孔目孙定的办法,把林冲刺配沧州,救了他一命。

武松被张都监设计陷害,连夜押送到知府衙门死囚牢内。施恩去向当牢节级打听消息,节级说:

“厅上知府一力与他做主,定要结果武松性命。只有当案一个叶孔目不肯,因此不敢害他。”

叶孔目救了武松一命。

林冲、武松都是州府里小小的孔目救了性命。可见州府里的孔目这个小吏很有实权。

南宋胡三省注解说:

“孔目官,衙前吏职也。言凡使司之事,一孔一目,皆须经由其手也。”

《水浒传》里有“六案孔目”的说法。就是说,每个州府有六名孔目,对应中央的刑部、礼部、吏部、工部、户部、兵部六部。分别协助处理州府事务。

县里的押司的职能与州府的孔目职能类同。

《水浒传》里没有押司办理事务的具体记载。但“贴书后司”张文远的职权,可以比照说明押司的职权。

宋江杀了阎婆惜,知县有意周全宋江,但贴书后司张文远不放过宋江。书中说:

怎奈这张文远立主文案,唆使阎婆上厅,只管来告。知县情知阻挡不住,只得要纸公文,差三两个做公的,去宋家庄勾追宋太公并兄弟宋清。

“张文远立主文案”,知县也拿他无可奈何。

贴书后司只是协助押司处理文案的人,比押司职位还低!

这就表明,县里的押司权力不小。

权就是钱!宋朝高薪养廉,但实际上高薪养不了廉!

有道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押司当然不及知府来钱,但不讲究清廉的话,贪墨所得也不会比“清知府”少。包养一个外室阎婆惜,是没有问题的。

宋江“恰似猛虎卧荒丘”,是个“有权谋”、有“凌云志”,不安分的角色。他不按常理出牌,他的收益比其他押司会更多。

《水浒传》二十四回说:

本县知县自到任已来,却得二年半多了。赚得好些金银,欲待要使人送上东京去与亲眷处收贮。却怕路上被人劫了去,须得一个有本事的心腹人去便好。

阳谷县知县派武松给他送贪墨的金银,去亲眷处藏匿,直接用了“赚”字。还说是“好些金银”。

另外,既然“怕被路人劫了去”,虽然不像梁中书送给蔡京的贺礼那样有“十万贯珍珠宝贝”,但也可见数目不少。否则也不用“有本事的心腹”押送。

宋江这个押司,常规来说,贪墨肯定比不上知县钱多。但宋江杀惜后,阎婆到县衙首告宋江,《水浒传》里说:

知县却和宋江最好,有心要出脱他。

知县是一县七品正堂,却与小吏“宋江最好”。好从何来?无非上下其手,互相勾连捞银子而已!

宋江贪墨所得少于知县,但“敢笑黄巢不丈夫”的不安分,所带来的收入,是知县大老爷不可比拟的。

宋江私自给劫了梁中书生辰纲的晁盖通风报信,晁盖派刘唐带了一百两黄金送给宋江,宋江不接,只从中取了一条黄金。

一条黄金,想来就是一根金条。宋代一根金条是十两黄金。也就是一百两白银。

宋江不接那一百两黄金,出于两个方面的考量。一是为日后留下出路,二是他自己说的“家中颇有些过活”。就是说他家中颇有资财。不在乎这一百两黄金。

假如宋江接了晁盖的一百两黄金,一百两黄金就是一千两白银!

另外,宋江敢于毫不犹豫地私放晁盖,平时违法乱纪的事情必然不会少做。这个“刀笔吏”笔头子一动,死案可以做成活案,重案可以做成轻案。别人“打点”给他的钱,肯定不少。

宋江“家中颇有些过活”不足为奇。

有人说,梁中书的生辰纲年年被劫,往年就有可能被宋江带人劫过。

“恰似猛虎卧荒丘”、“有权谋”、有“凌云志”,不安分,不按常理出牌的宋江,是做得出来这种事,而且有办法不被发现的!宋江比晁盖厉害得多,是不争的事实。

这样,宋江的额外进项就无法计算了。所以宋江养活一个阎婆惜之余,出手阔绰大方,“仗义疏财”、“及时雨”的身名远播!

阎婆惜凭什么一口咬定宋江一定有百两黄金?

预言婆惜这个人本来就是对宋江有偏见的,况且他还即使宋江没有拿那一本了,会计太想嫁祸于他,从无论从哪个角度,他都希望宋江被诬陷,所以他就一口咬定希望去诬陷宋江有这个白两黄金。

免责声明:由于无法甄别是否为投稿用户创作以及文章的准确性,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您通知我们,请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到qingge@88.com,深感抱歉,我们会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