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奇幻漂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03-23 17阅读

少年奇幻漂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着蔷薇,审视我的心灵吧,亲爱的朋友,你应战栗,因为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西格夫里•萨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听来是奇幻冒险的视觉大片,看过了则更是感叹大饱眼福。这并非3D效果运用的最好的一部电影,但炫目的视觉效果, 使整部电影浑然天成丝毫没有做作缀余之感。整部电影叙事虽无太大的情节波动,但其情节之间的起承转合并加上绝妙的摄影及特效依然让人十分震撼。 Pi是一个生于印度并且同时信仰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少年,他的父亲经营着一个动物园,所以派从小就了解动物的习性……坦白说,这个故事的开头并不算吸引人,混合着宗教信仰的一个少年的成长经历。不过随后剧情正式进入到“奇幻漂流”。 派举家迁往加拿大,与他们同船的还有动物园的动物,Pi的父亲想把它们带到异国他乡卖个好价钱。但是动物园园长一家经历了一次类似泰坦尼克号式的沉船事件,除了Pi,家人全部遇难。Pi侥幸落在救生艇的舱盖布上得以生存,与他同处一艇的还有一条鬣狗、一只断了一条腿的斑马、一只母猩猩,以及一只成年孟加拉虎“理查德-帕克”。 在漂流的最初3天,鬣狗咬死了猩猩,活吃了斑马,老虎又杀死了鬣狗。接下来这个少年在海上求生的故事,就是如何对付理查德-帕克的故事。自知无法战胜老虎的Pi最终选择与它一起面对漂流生活。7个月中,他要收集淡水、捕鱼捉虾,他要使用一切海上生存技能喂饱老虎,也让自己活下来。当然,这场漂流也遇到了暴风雨、鲨鱼的袭击以及各种精彩而血腥的险境。在Pi与老虎所剩的食物耗尽后,陷入绝望的他们已准备从容赴死。但奇迹的是他们随着小船漂到了一座天堂般的岛屿。在短暂的停留休整之后,他发现这儿是个食人岛。惊恐的Pi与老虎再次开始了漂流,直到在墨西哥的海滩上获救,那只老虎却头也不回地消失了。 但是如果这部《少年和老虎海上历险记》情节发展到此为止,确实只是乏善可陈的无力写一篇影评了。但是直到少年派讲出最后那个所谓杜撰出来的第二个故事之后,往复的镜头便一幕一幕在脑海中闪现,之前的所有好像并无深意的打趣的细节都成为了伏笔,使这整个故事融会贯通的串联起来,打破了原本充满和谐和爱心并且奇幻的冒险故事,而只一个有些残酷无情的血淋淋的故事展现在眼前。 让我们先从电影的结尾说起。当派与两个日本的公司代表讲述了他的奇幻冒险之后,两个日本人并不相信且视为儿戏,并希望派讲出一个没有动物,没有小岛,没有狐鼬的真实故事。然后派讲出了另一个版本的海上求生记——其实,救生艇上并没有动物,只有一个厨子、一个断了腿的水手、Pi和他的母亲。厨子先后杀害并吃掉了水手,然后又杀死了母亲,最终派忍无可忍同样杀害并吃掉了水手。最后的现实是,最终只有Pi活了下来。这个故事伴随着两个日本人惊恐的表情讲完了,也许我们理所当然的会以为他们会选择这个第二个故事。但是当采访Pi的记者打开当时事件的档案时,写在后面的是“最后他和这只动物共同相伴走到了最后”这样一句话,显然他们采用了第一个不那么残酷而残忍的故事。接着Pi又问来访的记者,这两个故事,你相信哪个?记者说,有老虎的那个(第一个)。Pi回答:所以你跟随上帝。 当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相信很多观众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故事中的四个人与第一个故事中的四个动物是一一对应的。此刻导演担心观众不能联想到其联系,还让采访Pi的记者此时发问以一一对应:水手是斑马、厨子是鬣狗、猩猩是母亲、而Pi自己是老虎。也许可能你还不能接受第二个残酷的故事,但是导演在讲述第一个故事发生的过程中已经数次暗示我们,第二个故事才是真是发生的:1、大船遇到风暴,当Pi跳上救生船之后,在中国船员用汉语大喊“斑马!斑马!”后,斑马跳进了救生船。此处暗示中国船员的角色对应。2、当Pi的母亲想换素的菜品时,厨子表现的极为恶劣戏谑,刚好符合鬣狗穷凶极恶的品性。3、 猩猩是漂流很久之后才找到救生船并在Pi的帮助下上船,并且只有猩猩是在Pi的帮助下上船。4、在猩猩被鬣狗咬死之后,老虎才突然出现反扑了鬣狗。这与第二个故事中Pi的母亲被厨子杀了之后Pi终于忍无可忍杀了厨子的出场顺序一致。 如此看来,我们知道了第一个故事就是现实的隐喻,它含有两层:一是对真实事件的隐喻,二是经过自己的感悟而升华出对人性思考的隐喻。这第二层便是电影的核心,也是导演和主人公想要表达的核心。 先说说PI这个名字。它代表了无穷数位的无理数。当他在最后一节数学课上写了整整三个黑板的π值的时候,学生和老师们都在欢呼,每增加一个数字都代表了一个成就,而这就是人类的衡量文明进步的标志。如他父亲所说,科技带领人类在这几百年取得的成就抵得上信仰于人类文明几千年的成就。而在这个成就之上,影射的则是人类无穷无尽的欲望,就像π值的无穷尽一样。与此处对应的隐喻还有Pi小时候听到的那个神话,那个神张开嘴就是整个宇宙。这个隐喻同样出现在他看到了鲸鱼吃水母,看到了老虎的嘴,看到了幻境里鱼类的相残和张开的血盆大嘴。 Pi年幼是信仰多种宗教,印度教(家庭背景)、基督教(跟哥哥打赌去教堂里喝圣水,从而和牧师交谈)、伊斯兰教(被伊斯兰教的诵经所感染)。他认为这些宗教是可以兼容的,他认为自己这样就接近了神,了解了神。其实主人公Pi就是全人类的象征,无论哪种信仰,哪种宗教,作者和导演就是要在这里引起全人类对于信仰的反思。此处的隐喻是:1、在船上吃饭的时候,母亲因为是素食主义者,想跟厨子换全素的菜品。厨子先后指着肠和肉汁说:它以前是吃素的,它以前也是吃素的,随后引起了父亲的不满并险与其大打出手。2、饭桌上一个中国水手前来想要安慰这一家人,解释到:我是信佛的,但是这个肉汁我也吃。因为在船上,肉汁不算肉,只是调味品。3、Pi在饿极之后为了一条大鱼与老虎进行了殊死搏斗,全然不顾自己先前素食主义的信条。4、当Pi找到了那个小岛之后,饿极了的抛开地上的土寻找的植物的根茎满足的吃着。而老虎上岛之后看见大量狐鼬之后则是一顿猛抓猛吃,奇怪的是其他的狐鼬居然没有逃跑而是直立而视,这场景与Pi吃植物何其相似。 也许这是对素食主义以及素食主义者的一种讽刺的暗示。万物皆由造物主所创,动物与植物皆为生物,并无本质区别,所以老虎吃狐鼬就像吃一般。而此素食主义(或宗教信仰)则是建立在物质条件相对丰富的情况下,如果人在物质匮乏食不果腹境地就会放下束缚,正如在船上佛教徒会吃肉汁,Pi为了吃鱼肉不惜与老虎搏命一样。 与前面人类欲望无尽的隐喻相联系,则是暗示人类盲目的信仰,却同时做着违背神性的事;有着无穷的欲望,始终无法脱离心中的兽性。正如在饭桌上,爸爸教导Pi的这个桥段:一个人不能同时信仰这么多宗教,如果你什么都信就代表什么都不信。然后又告诉Pi,希望Pi拥有自己理性的思维,甚至与老爸信的冲突都没关系,只要是出于理性的。也许观众或许认为影片在批判宗教信仰而宣扬绝对理性,神在危机的时候没有向Pi深处援手,正如在暴风雨来的时候Pi跪地长啸“你带走了我的所有,你还想要什么?!”对神的质疑。 但个人认为影片向我们真是传递的信息恰恰是与上述相反的。还记的这前后两个故事的角色对应之后,第一个故事中的老虎就是主人公,那么故事中的Pi又是谁呢?传递给我的是一个明确的答案:心中的神性,在现实中引导人类的无形的神。它既独立于人类,又是人类的一部分。人类在很多时候抛弃了他,却又在关键的时刻接受他的指引,渡向脱离兽性的彼岸。在第一个故事中,老虎就代表着Pi甚至是人类罪恶和兽性的一面。当漂流初期的时候,老虎生猛无比,对Pi寸步不让;后面老虎因为饿极了之后又受惠于Pi食物的赏赐渐渐被驯化;一个最重要的桥段是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Pi看见了穿破乌云从天而降的圣光,高呼神迹并极力要向老虎展示,但老虎畏惧不前,充满畏惧的蜷缩在角落里。 主人公在岛上获救,白天有着无穷的食物,干净的淡水,以致于他钟情于这个小岛,不想离开,因为对未知和死亡的恐惧让他想在这个岛永远生存下去,他甚至将女朋友送给他的红绳系到了那棵树上表达了他的依恋。然而黑夜降临,他看到了白天的湖水开始吞噬鱼类,那深不可测的湖水在吃着自己养育的动物,同时他又看到了那个仿佛莲花的树叶,一层层剥开后看到了人类的牙齿。白天和黑夜,馈赠与索取,吃和被吃。这就是此岸。这就是人类,这就是生存的残酷。 人不信了神了吗?你抛弃了我了吗?还记得影片前面Pi跑到教堂里与神父的对话吗?PI问神父,神将自己的儿子派到世上,让他为人类受尽了苦难,这叫爱吗?神父回答,你所要知道的就是,他爱我们。电影的结局也回答了这个问题:神的儿子带领拯救了人,脱离了自相残杀的苦海,一步步消除兽性,这就是上帝的爱。 Pi毅然的逃离的那个小岛,因为他不想继续活在过去,吃着同类生存下去。他跟随着神的指引,乘着小船,向着脱离兽性的彼岸。但此时,他仍然无法完全脱离兽性的一面,载着老虎继续出发。直到最后,那只老虎走进了丛林里,消失了。Pi哭很厉害,因为人类的兽性帮助人类生存了下来,在最危难的时刻生存了下来。而当人无限的追求并接近神性的时候,兽性会在不被察觉时离去了。他告诉作家,在老虎的眼里看到了另一个灵魂。而父亲告诉他,在老虎的眼睛里,你只能看到自己。父亲没有错,兽性没有情感和怜悯,与神性是毫不相容的。起初Pi并不相信,但是在漂流的过程中他渐渐明白了,这两者是不可能融汇调和的。“我以为它会回头,但它只是朝着森林深处望去,然后永远消失了。也许父亲说得对,它根本没有把我当成朋友,但我非常确定,我在它眼中看到的,绝对不只是我自己目光投射的倒影。它就那么头也不回的走了,但在我内心深处,它永远与我同在。” 让我对上述推断深信不疑的是这个真实的故事:“理查德•帕克”原是历史上真实吃人海难故事的主人公名字。1884年,Mignonette号沉没,4名船员被困在南大西洋,除了3名船员,还有一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17岁男仆。在茫茫的海上漂流中,3名成年船员杀死了孤儿理查德•帕克,分食了他的肉,因此得以生还。这部影片讲述的不是一个美的令人发指的奇幻故事,也不是纠结于宗教信仰和理性思考的一个拧巴的人生选择。原著作者和导演委婉而又明确的向观众用近乎疯狂而又含蓄的手法讲述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是对生活的悔悟、信仰的拷问,和人性的反思。 因为这部影片真的不叫《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而是 < Life of Pi >。 最后想说的是李安导演的功力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因为无论观众看懂与否出了电影院都会精神亢奋的竖起大拇哥并说一句“牛逼!”。

少年奇幻漂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结局是什么妻子是谁?

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结局是派最终获救了,成年之后派还结婚生子了,他有一个贤惠的老婆,儿女双全,过着幸福的生活。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男主性格:

男主想要以他心中自以为完美的神无私的爱,感化老虎的兽性,可现实中,在父亲的强迫下,男主不得不直面老虎的残暴,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他弃神而去,可他看上去却像个被遗弃的孤儿。后面的漂流故事,褪去奇幻的色彩,更像是对“神明为什么牺牲无辜者救赎凡人的罪孽”现实版注解。

五月天少年他的奇幻漂流创作背景?

《少年他的奇幻漂流》是五月天演唱的歌曲,由阿信作词,石头作曲,收录在五月天2016年7月21日发行的专辑《自传》中。这首歌曲也是电视剧《奇星记之鲜衣怒马少年时》的主题曲。

创作背景:

划过偏见与争端,我们静默航行。

当诸神背过身,当百鬼夜行狂欢,当人间掀起更甚海洋的巨浪,捧起微弱的理智之光,

我们将航行在耳语「之间」、在极端「之间」、在绝对「之间」;

繁星失语的午夜,也许没有方向、却能安适静待远方天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电影中有哪些暗示和隐含的內容?

2012年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

这是著名导演华人李安的 作品,是一部他的同行詹姆斯·卡梅隆都赞不绝口的电影,凭借此片李安获得了八十五届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殊荣。

该片同时还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视觉特效,这个奖项即便是放到今天颁给它都不足为过 。电影开有好几场特效戏都是可以载入史册的经典桥段,电影的几乎每一帧截图都可以拿来当作壁纸。海上颠沛流离的栩栩如生的孟加拉虎,更是在特效圈里成为佳话。

光是冲着电影的美,就已经十分值得一看了。

电影吸引我的还不止于此,《少年派对的奇幻漂流》的定位是剧情、奇幻和冒险。但在我看来确实一部质量上乘的悬疑大作。

因为李安导演用有效篇幅讲述了三个不同故事,又偏偏不告诉我们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故事。

他只给了我们一条线索,这是一个能让人相信有神存在的故事。

接下来,我会讲述这三个截然不同的故事,究竟哪一个能让人相信有神存在?那就需要你自己来做判断。

第一个故事

主人公派的叔叔酷爱游泳, 喜欢在世界各地的泳池打卡。他除了不分时间、场合和方法的教派学习如何游泳,事实上派的名字还是他以世界上最纯净的泳池(Piscine)命名而来。

这代表了叔叔对派拥有一颗全世界最纯净的心的期待。只不过每当人们用英语称呼派这个法文名字的时候,听上去都有点像小便(Pisser)。这不得不使派用自己名字最开头两个字母给自己起了一个化名,Pi的发音和圆周率 Π是一样的。为了将自己新名字的内涵坐实,派还特意将圆周率小数点后的千位背得滚瓜烂熟。

派来自于印度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在母亲的影响下他从小就对宗教信仰产生兴趣。但他对宗教似乎是见一个爱一个,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印度教、基督教、甚至伊斯兰教,都在他的喜爱范围之内。而他的父亲则是一个无神论者。父亲告诫派,如果你什么都信,也就等于什么都不信。派的父亲在印度拥有一家动物园,可由于在印度的经营日益困难,派一家即将搬迁至加拿大,继续开启人生新的篇章。

同路的当然还包括动物园里所有的动物。这对年仅16岁的派来说,这是一个难以接受又无可奈何的决定。几经不舍,派还是最终与家人和 动物们登上了前往加拿大的航船。

船上的厨子见到派和他的家人态度恶劣,拒绝给不食荤腥的母子提供素食。但船上也并非每一个人都对他们充满敌意,一名亚裔的水手就向他们表示友好。

出海没几天,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派一家所在的航船遭遇风暴。派由于好奇风暴的样子,偷溜出船舱。他以为风暴是神对人的某种诉说,还笨拙地跳出富有寓意的舞蹈,想与之呼吁。然而愈演愈烈的风暴不仅没有给派任何的回应,还变本加厉地提升了攻势。航船在连绵起伏的海浪中苦苦挣扎,随时都有被掀翻的可能。派想要返回船舱叫醒自己的家人,然而船舱早已进满了海水。他被船员推上了为数不多的其中一艘救生船,而救生船入海不多久,航船就被一个比山还高的浪给击沉了。

派知道他已经彻底失去了他的家人,救生船上除了派还有一只跳船时摔断腿的斑马、一只张牙舞爪伺机而动的猎狗、一只丢失了孩子的母猩猩和一只凶神恶煞的孟加拉虎。派虽然认识这些动物,但也清楚他们的脾性。虽然从小隔着铁栏杆看着它们长大,但还是必须和他们保持距离,尤其是猎狗和孟加拉虎。派非常清楚,当饥饿感占据它们脑中大部分空间的时候,自己也只不过是一顿味道不怎么样的晚餐而已。而漂立在大洋中孤立无援的救生船上,饥饿是迟早的事情。最先遭殃的是断腿的斑马,在饥肠辘辘的猎狗面前,斑马只能是盘中的鱼肉。母猩猩极力想要阻止猎狗,但也力不从心。派更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的发生。

斑马肉只能暂时维持摇摇欲坠的和平,当肉吃完以后,猎狗又立即将自己的利齿咬向母猩猩的脖颈,母猩猩面对猎狗的歹意奋力还击,但终究还是敌不过对方。派目睹着残忍的屠杀再一次上演,无能为力的哭喊着 。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此时,一直藏在舱库下韬光养晦、按兵不动的孟加拉虎窜出来结果了猎狗的性命。现在救生船上就剩下孟加拉虎和派两个生还者,船上大部分的空间显然都是属于孟加拉虎的领地,派只能逃到船头时时刻刻提防着这头凶猛的野兽,不让自己变成盘中餐。其实派从小就认识这只孟加拉虎,它有一个和人类一样的名字,叫理查德·帕克。曾经帕克是动物园里最亮眼的明星,它高贵,凶残,充满了野性,是动物园里游客们瞻仰的对象。

派利用船上的零件偷偷摸摸地做了一只漂流筏,用绳子拴在救生船上,这样他就可以利用漂流筏与帕克保持安全的距离。

漫长的漂流过程中派慢慢掌握了如何以危险为伴,以恐惧为友。他一边想着如何自保,一边又照料着生活不能自理的理查德·帕克。渐渐地,身边的猛兽成为他漫长旅途中赖以生存的基本,对它的恐惧令派保持警醒,满足它的需求则给了派活着的目标。这样的关系既微妙又危险,派只有通过一定的驯化技巧与帕克不断迂回周旋,才能寻找到生存与尊严之间的平衡。然而这样的默契保持了没多久,又一场风暴来袭,几乎击溃了派对于生存的希望。巨浪一个接着一个拍打在弱不禁风的小船上,直至派不省人事。

当派从昏迷中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冲上了一座神秘的小岛,这座小岛远看就像一个平躺的人体。岛上随处可见的树木根茎为派提供了取之不竭的食物来源,而岛上成群结队的狐獴也终于可以让皮包骨头的帕克饱餐一顿。这座小岛几乎就是派和帕克生命的延续,给了他们继续求生的希望。不过,岛上也有奇怪的事情正在发生。每到夜晚,整个小岛会被酸水覆盖,只有逃到树上才能够幸免于难。这提醒派,这里其实是一个食人岛。停留在岛上绝非长久之计。于是派准备利用小岛上的资源,储备足够的食物,然后带上帕克继续出发寻找大陆。

最后经历200多天常人难以想象的生死漂流,小小的救生船终于漂洋过海来到了美洲大陆。派和帕克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而令派最为不解和伤感的是帕克到岸后的反应,它竟然都没有多看自己一眼就消失在了丛林中。从此没有在派的人生轨迹里出现。这就是中年派在电影里告诉小说家的第一个故事。这是一个带着无限忧伤,又充满冒险和希望的故事,是一个少年在千难万险中用顽强求生欲实现自救的故事,是一个人与自然、人与信仰、人与自我斗争融合的故事。

但这就能说一个使人相信神的故事么?你觉得呢!

所以派又告诉了小说家第二个故事。

这个故事派最早曾经告诉过质疑第一个故事真实性的日本保险调查员,第二个故事李安只用了轻描淡写的笔墨草草通过少年派之口加以叙述,连一星半点的画面都没有。但这三言两语之间却贮藏了巨大的信息量。这个故事,风暴肆虐的那个夜晚,四个人生还留在了同一条救生船上。最先在救生船上的是厨子和水手,也就是故事一里充满敌意的厨子和充满善意的水手。后来,派和自己的母亲也上到了这条小船上。

派目睹厨子杀死并吃掉一只老鼠的整个过程,当时他们还有充裕的存粮,但厨子依然坚持这样做并自我感觉良好,他身上难掩的野兽本性昭然若揭。水手在跳上救生船时不慎摔断了腿,派的母亲想要帮他接上骨头,但依然阻止不了伤口的感染恶化。厨子提议,想要让水手活命,他只能选择截肢。派的母亲帮助厨子一起给水手做了截肢手术,初衷是希望水手可以活下去。

但谁都能够想象,在漂泊不定的大海上,没有任何的麻醉措施,没有任何的专业器械,也没有任何消毒杀菌的药物,是不可能成功的完成一次截肢手术的。结果自然是水手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随后,厨子令人欣慰的钓到了鱼。但派的母亲并不为此而感到高兴,她知道厨子是在用死去的水手的肉钓鱼。厨子是假借截肢手术之名要了水手的性命,好利用水手的尸体来囤积食物。为此,派的母亲和厨子还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再后来,厨子兽性的一面越来越难以遮掩,他竟然向吃那只老鼠一样吃掉了水手身上残余的肉。

一天,派因为不小心放走了一只乌龟,遭到了厨子的暴打。派的母亲拼死护着自己的儿子,让派逃上漂流筏,但自己却不幸被厨子用刀捅死,被丢进大海成为了鲨鱼的美食。这彻底激怒了派,他伺机用同一把刀杀死了厨子,为母亲报了仇。但这一刀也激发了派内心兽性的一面,他做起了厨子对水手做过的同样的事情。在最后漫长的漂流过程当中,也用厨子的肉养活了自己。

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诸多与第一个故事的呼应与对照。斑马和水手都摔断了腿,猎狗咬死了斑马和猩猩,厨子则害死水手和派的母亲。当母猩猩被害后,孟加拉虎突然出现咬死了猎狗,而当母亲被刺死时,派起了杀心,取走了厨子的性命。

不难发现,第二个故事才是真正发生现实当中的事情,而第一个故事则是派虚构的幻想。

在这里,斑马就是水,猎狗就是厨子,母猩猩就是派的母亲,而孟加拉虎就是派自己的另一面——兽性的一面。

这前后两个故事都无法说明其中的原因,也无人证明孰真孰假。两个故事里船都沉了,派的家人也全都遇难,派在漂流途中经历了无数的磨难,最终带着一颗满目疮痍的心到达彼岸。

可这两个故事依然难以让人相信神的存在。

所以电影其实还藏着第三个故事。

这个故事只藏在电影的各种隐喻里,从始至终都没有浮出水面以真面目示人。

因为这个故事尺度太大,将直面人们的底线,直接冲击人们的三观。

这个故事才是少年派漂流的两百多个日夜,真实的写照。

第三个故事里,斑马依然是水手,猎狗依然是厨子,母猩猩依然是派的母亲,孟加拉虎是派自己。

但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得讨论一下派母亲的去向。在第二个故事里,派的母亲被扔进了大海喂了鲨鱼。但显然这不符合厨子毫不浪费的人设特点,他会对水手的尸体物尽其用,就没有理由会浪费派母亲的尸体。此外,我也不相信一个复仇的故事就是故事的全貌了,这根本无法掀起劫后余生的派内心如此大的波澜。

母亲在派的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她是成长过程中少年派人生的指引。母亲信奉宗教,派也信奉宗教。母亲是素食主义者,派也是素食主义者。派在海上的遐想最后幻化成了母亲的头像,而不是别人。

我认为故事的核心一定 与母亲有关。事实的真相如果不是第二个故事那么简单,救生船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线索其实藏在派和帕克绝处逢生的食人岛上,这里暗藏着一个兽性残忍,派一辈子都难以接受的故事。电影画面中的食人岛充满不真实感,我想很多人应该都能察觉到。其实这是李安刻意的安排,故意漏出的破绽给我们。岛的外形像一个女性的身体,树木的根茎又像极了人体的筋脉和血管。沙漠中才会出现的狐獴竟然在海上出现了,远看就像是无数的蛆虫。夜晚,小岛则会被泛着荧光的酸性液体所浸固,在发光的莲花里还能发现人的牙齿,就像是被胃液消化后的残余。

岛上似乎没有一件事情看上去是合理的,因为这里也是派对残酷的真实记忆虚构美化以后的幻想。

少年派能够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大海上侥幸存活200多天,食物和水是第一位的,幻想里,派则通过在食人岛上储备了足够食物才能到达大陆。既然食人岛是虚构并不存在,那么人形岛上的食物让你联想到了什么。

我们知道帕克也并不真实存在,它是派在极端环境下兽性的投影,这样的兽性不仅帮他瓦解了厨子的威胁,还帮助他在海难中顺利逃出生天。

在海上,派有许多次的机会任凭帕克的死去,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因为他很清楚正是兽性才让他活到现在。即便这样的兽性连他自己都觉得是可耻的,不可饶恕的。

救生船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李安用了含糊不清、模棱两可的拍法。无论真相的细节如何,我都相信派都利用了救生船上其他人的尸体才渡过了难关。而食人岛女性的外形,也暗示着他对自己的母亲做了什么。派在无情大自然下兽性的爆发,是他绝望中唯一的救命稻草。只不过电影用精美绝伦的画面给故事的内核披上了一件奇幻的外衣。

这让我想到了人类的历史和文明,事实永远是残酷的,而人们的歌颂和礼赞却永远那么美好。李安做的比较良心的是他故意漏出那些破绽,让我们在沉浸与美妙幻境时不至于无休止的沦陷下去,而是能够跟着这些破绽按图索骥找到真相。

第三个故事说完了。

那么请你再审视一下派这个人物复杂的内心,仔细回想一下派究竟经历了什么。

少年派是个泛神论者,他有多重的信仰,他时时刻刻不在期盼着神迹的出现,无论是一怎样的形式。所以他会向着风暴跳舞,会喊帕克去看乌云背后的阳光,而这恰恰说明了他并不那么相信神的存在。

如果一个人始终在寻找所谓的证明,那只能说明他内心深处对这件事情依然存在着否定。

不需要证明的信任,才叫虔诚。

所以派的父亲说的没有错,什么都信等于什么都不信。

派就是带着这样的懵懂上了船,但这也很正常,派还非常的年轻,他的信仰也还稚嫩的摸不着形状,事实上有许多人可能终其一生也未必有办法找到自己的信仰。

后来,他们一家所坐的航船遭遇了风暴,父亲和哥哥首先遇难,他们是两个并不相信神的人。而逃上救生船的是派、派 的母亲以及拥有佛教信仰的水手。有没有觉得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安排着人们的生死。你认为和母亲侥幸逃上救生船的派心里会认为是谁救了自己呢?

但在救生船上还有第四个人,厨子。他的信仰不明,但纯粹从他的行为上判断,他更像是一个考验信徒们意志力的符号。然后生死关和所有人开了一个玩笑,判决了两位信神者的死刑。

此时,你又认为泛神论少年派的心里面想的是什么呢?你认为此时他是否依然笃信神的存在,坦然接受残酷的现实?显然不是,他挣脱了信仰的枷锁,释放出了内心的野兽,他杀掉厨子,开始吃肉,将清规戒律抛在了脑后。在第一个故事里,我们看到派内心的老虎长时间占据着主导地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残酷的大自然里生存下去。但代价就是对人性的蚕食和对信仰的疏远。

影片最大的篇幅是派与帕克之间的对手戏,其实派在童年时就已经遭遇过帕克,那是幼年派在向人原始本性倾斜的隐喻,但是被他的父亲制止了。而在救生船上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够阻止派对人类本性的试探,此刻的他甚至一度得意忘形将残存的人性逼到船的角落。最终才会出现食人岛的那一幕,即对利用母亲身体续命的隐喻,这也是派真正成为野兽前最危险的时刻。

在茫茫大海之中,可以说派几乎一无所有,却拥有其他人都渴望多多益善的稀缺资源——时间。他用这宝贵的资源奢侈的思索着人生的意义,电影用了最美丽的画面,即大海变换成星辰的那一夜来进行阐释。那一夜,派也梦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母亲的样子。当女性身体模样的食人岛出现的时候,其实是意味着派的人性正在慢慢苏醒,找到原来的自己,正如第一个故事里派慢慢在与帕克分庭抗礼。

我不知道少年派究竟是凭借什么找回了来时的路,但他似乎在之后的漂流过程当中找到了人性与兽性之间的某种平衡。这种平衡一直持续到他最终找到彼岸的那一刻。最神奇的还是帕克离开的那一幕,派说,他本以为帕克会对自己有所留恋,没错,释放天性,放飞自我,是每个人都愿意去做的事情,是最不费力,最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少年派居然在没有任何人的监督下,没有任何的外力的驱使下,保持住了这份克制,坚守住了人性的底线。原来经历了这一切以后,派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去证明才会对某件事情付出信任,在风暴中翩翩起舞的派了。他获得的力量我相信是真正信仰的力量,但这种信仰并不是通过对神的朝拜汲取力量,而是通过内心的坚持。只有这样的信仰才能让人找到真正内心的平静,只有拥有了这份平静,才能让成年派坦然接受和感恩曾经内心的那只野兽。感谢帕克考验了自己,让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信仰。

多年以后,成年的派已经可以笑谈当年的往事,他依旧在多个宗教领域有所涉猎,依然是人们眼中的泛神论者,可是他内心的方向是明确的。

这三个故事究竟会不会让人相信神的存在,其实我也没有答案。但如果信仰一定要与神有某种关联,我想可能会是这样的:

神并不因为存在而被相信,而是因为相信他才存在。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電影中有哪些暗示和隐含的內容?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隐含内容有很多,是一部很哲学式的电影。 首先,就是船上的动物分别代表著不同的人,其中Pai的代表就是老虎,这一点可以从心理学本我、自我和超我去分析。

其次,就是食人岛,代表的是Pai的母亲,整座岛是女性的形体。 实在是太多了,我建议你可以多看几遍,就会看到很多隐含信息。

免责声明:由于无法甄别是否为投稿用户创作以及文章的准确性,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您通知我们,请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到qingge@88.com,深感抱歉,我们会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