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骨战马,成吉思汗的老家是位于内蒙古还是蒙古国

03-25 19阅读

骸骨战马,成吉思汗的老家是位于内蒙古还是蒙古国?

成吉思汗是蒙古草原上的一位伟大领袖,是蒙古帝国的奠基人和统一者。

他在13世纪征服了中国北方、西亚和中亚等地区,建立了一个辽阔的帝国,并为后世的国家建设和蒙古族文化的传承做出了巨大贡献。

骸骨战马,成吉思汗的老家是位于内蒙古还是蒙古国

成吉思汗出生于蒙古高原上的一个游牧部落。

据史料记载,在成吉思汗出生之前,他的母亲梦见一只千里马跑到自己的怀里,这被当时的人们解读为是天神的预言,成吉思汗注定要成为伟大的领袖。

成吉思汗的祖先居住在蒙古高原上的一个部落,后来他们逐渐壮大,成为了一个部族联盟,成吉思汗便是这个联盟的创始人。

成吉思汗出生在13世纪初,他的父亲是部族联盟的领袖,母亲来自一个贵族家庭。

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他由母亲和继父抚养长大。

成吉思汗从小就非常勇敢,善于战斗,他在20岁左右就已经领导自己的一支部队,开始了征服周边部族的历程。

后来,他不断扩大领土,逐渐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帝国的创始人。

关于成吉思汗的出生地

那么,成吉思汗的出生地问题,也就是他的老家在哪里?

有关成吉思汗出生地的争议主要集中在蒙古和内蒙古两个地区。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成吉思汗的出生地在今天的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附近,而另一些历史学家则认为,他的出生地应该在蒙古国的中部地区。

但是,由于历史资料保存情况的不同,以及历史学家们的不同研究方法和观点,这一问题一直没有得出定论。

其实,成吉思汗出生的地方可以说是内蒙古,也可以说是蒙古。

这是由于历史的变迁和政治的影响造成的。

首先,要了解一下蒙古和内蒙古的概念。

蒙古是一个国家,位于亚洲东北部,与俄罗斯、中国、蒙古国接壤。

内蒙古则是中国的一个省份,位于中国北部,与蒙古国接壤。

成吉思汗出生于13世纪初,当时蒙古高原上的土地还没有划分为蒙古和中国的范畴。

蒙古部落在当时是游牧民族,他们居住在高原上,不断地迁徙寻找水草资源。

成吉思汗出生的地方就在蒙古高原上的一个游牧部落中。

在13世纪初,蒙古高原上的部落联盟逐渐壮大,成为了一个庞大的帝国。

成吉思汗正是这个帝国的创始人和领袖。

在他的统治下,蒙古帝国逐渐向周边扩张,包括了中国北部、南部、西部等地。

因此,成吉思汗的领土范围并不仅仅局限于今天的蒙古国,也包括了今天的中国内蒙古地区。

在现代历史中,根据zz影响,成吉思汗的出生地也会有所不同的说法。

在中国,成吉思汗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被视为中国的民族英雄。因此,一些中国的历史书籍和教材中,成吉思汗的出生地被描述为今天的内蒙古地区。

而在蒙古国,成吉思汗被视为蒙古民族的伟大领袖,因此在一些蒙古国的历史资料中,成吉思汗的出生地被描述为蒙古国境内。

总的来说,成吉思汗的出生地既可以说是内蒙古,也可以说是蒙古。这是由于历史的变迁和政治的影响所造成的。

不过,无论出生地在哪里,成吉思汗都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他的征服和治理方式对世界历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关于成吉思汗的埋葬地

关于成吉思汗的埋葬地也存在争议。

目前,人们普遍认为,成吉思汗在他去世后被安葬在蒙古草原上。

但是,他的具体墓地一直没有被找到,这也成为了历史学家们长期以来的一个谜团。

有一些历史记录称,成吉思汗的墓地被掩埋在了蒙古国的哪吒山附近,但是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考古学家的证实。

成吉思汗的埋葬地点一直是一个谜团。历史上关于他的埋葬地点存在多种说法和传说。

最广为人知的说法是,成吉思汗被埋葬在蒙古国境内的瓦拉斯河谷。

这个传说是基于一个蒙古的民间故事而来。据说成吉思汗的遗体被运回蒙古后,被埋葬在瓦拉斯河谷。为了保护成吉思汗的墓地不被盗掘,蒙古人在墓地上放上了一些诅咒和陷阱。

但是,这个说法一直存在争议。因为历史上从未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成吉思汗的墓地就在瓦拉斯河谷。

相反,一些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认为,成吉思汗的墓地可能在内蒙古或者其他地方。

2004年,我国内蒙古自治区的考古学家们发掘了一个号称成吉思汗墓的地方,称之为“成吉思汗陵”。

他们在那里发现了一些砖块和瓦片,据称是墓地的构建材料。

但是这个发现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公认和认可,并且也一直存在争议。有人认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古墓,而不是成吉思汗的真正墓地。

总的来说,成吉思汗的埋葬地点仍然是一个未揭开的谜团。虽然存在很多传说和说法,但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其中的任何一个说法。

总之,成吉思汗的老家和埋葬地问题一直是历史学家和民间传说长期以来的争议点。

虽然目前尚未有定论,但是人们对于成吉思汗的崇敬和尊重,以及对于蒙古文化和传统的传承和保护,都是毋庸置疑的。

魔兽世界联盟如何或得紫色骷髅战马?

先找到幽暗外飞艇点那的旅店,然后往前走左手可以一个看到坐骑商人 这种坐骑必须是刷幽暗城的声望; 还有个颜色一样的是斯坦索姆的戴文瑞尔男爵掉(1%几率)没说全,要刷到幽暗城声望崇拜才可以买 我的小号血精灵法师6级就跑到了布瑞尔做亡灵新手村的任务,一直做到了塔伦米尔,然后50多级的时候做东西瘟疫两处的任务又捐了40来组符文布到崇拜的

那些年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游戏副本有哪些?

《作为蜗牛游戏2017旗舰级手游大作,《太极熊猫3:猎龙》凭借着优秀的画质与卓越的玩法得到了玩家们的广泛的赞赏,而本次测试的全新版本不仅对游戏进行了大量的优化,还丰富了许多别样的内容玩法,其中不乏从未探索过的副本。本次要介绍的新版本全新副本地图—寂夜长眠,就是这样一个神秘而危险的地方。 作为《太极熊猫3:猎龙》首个黑夜场景的副本地图,在这个副本中,战斗环境堪称枯藤老树昏鸦,在阴森的墓园中更是回荡着无数死者的哀嚎,通过接下来的该副本的首个曝光视频,让我们提前体验一番这个高难度的暗夜副本吧。

孤寂黑夜场景来袭,寂夜长眠副本首曝 作为《太极熊猫3:猎龙》中首个黑夜五人副本,这片黑松山谷本是为了纪念埃弗顿骑士不可磨灭的贡献,送归长眠的安息之所。然而他的陵墓却被永眠导师转化为亡灵的乐土,现在复生的埃弗顿骑士与他的部下和战友们占据着这片土地,永恒的黑夜包围了这片土地,向周边散布着诅咒!冒险者,让这片土地回归寂静吧。

吸血boss降临,亡灵骑士埃弗顿登场 在清除了永亡骑士埃弗顿的爪牙之后,我们就将面对《太极熊猫3:猎龙》中这位被诅咒的英雄。强大的埃弗顿有着精妙的剑术与忠心的坐骑为伴,还有无数死灵爪牙供其驱使。这个可怕而强大的亡灵骑手,甚至还能吸取敌人的生命力来恢复自己的伤势。要战胜它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吧,勇士们!

注重团队配合,方能战胜黑暗 《太极熊猫3:猎龙》中与永亡骑士的战斗分为两个阶段,一开始他会利用座下强大的战马向勇士发起冲锋,缥缈无形的战马魂灵奉永亡骑士的命令倾泻而出,意图碾碎所有傲慢的闯入者。 而当战斗进入高潮阶段后,埃弗顿不再依赖它的坐骑来战斗,开始呼唤它的不死仆从向玩家发起攻击,并使用比生前更加强大的剑技与澎湃的死亡力量来撕碎那些敢于入侵墓地的冒险者,只有坚持才能获取胜利,而对团队配合的要求更强,从副本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出,稍有不慎,没有奶妈的团队几乎灭团无疑。

第二boss坐骑曝光,丰厚副本奖励 战斗固然艰辛,但回报也同样丰厚,除了强大的装备,当冒险者们成功通关《太极熊猫3:猎龙》该个副本,超度了埃弗顿的灵魂之后,冒险者们甚至可以赢得获取埃弗顿强大的骸骨战马的机会。只要勇士们能够通过骑术与勇气征服这匹强大的坐骑,就能再现永亡骑士的强大力量!而这位永亡骑士的坐骑—骸骨战马的技能更是惊人! 骸骨战马 特色:生命吸取,无法被锁定。 定位:范围伤害,持续作战能力超强。 技能:亡灵战马能打开异界大门,召唤大量虚无形态的幽冥马群向前方发动千军万马势的攻击,攻击将持续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幽冥马无法被锁定,技能造成的伤害50%转化为自身生命。

在伊瓦兰斯的世界里,玩家们可以实现上天入地的所有梦想。无论飞龙还是异兽,都能够公平地进行捕猎抓取。作为继紫电雷龙之后第二只可以驯服的强大boss级坐骑,相信酷炫的骸骨战马在作为站街神器的同时,一定能成为勇士手中不可多得的战力。

双端测试来袭,微信将曝预约福利 在最后,关于备受玩家关注的3月测试时间消息,官方终于确认3月底iOS安卓双端测试同步来袭。在本次《太极熊猫3:猎龙》新版本中,相比老版本将增加约1.5倍的内容,无论在世界地图区域开放上、坐骑种类上、玩法的丰富性上将会再一次颠覆玩家们对手游的理解! 而关于双端测试的测试资格数量,官方微信snailtjxm3将抢先爆出这次三月底测试的详细情报,并在测试将至之际,同时为预约玩家准备了一份神秘大礼。最新安卓iOS双端测试时间与资格发放,抢先福利爆料敬请关注《太极熊猫3:猎龙》官方微信。

关于《太极熊猫3:猎龙》 《太极熊猫3:猎龙》传承了太极熊猫前2部大作的世界观和部分人物角色,在游戏玩法和游戏体量上尝试全新的突破。游戏拥有东西方元素融合新派美学的独特风格,采用NVIDIA真实物理技术以及Metal渲染技术倾力打造,超大世界无束缚自由狩猎,1:1真实场景360°无死角全方位战斗,还原最真实视觉带来极致动作快感。同时,游戏中将缔造真实物理地形,开放全地图肆意空战,引爆PK新潮流!

怎么去霜火岭那个要塞?

作为先锋军穿过黑暗之门击溃钢铁部落,并摧毁黑暗之门,撤退到这个冰天雪地已经过去两周了。这个被当地人叫做霜火岭的区域被冰雪覆盖,物资匮乏,黑暗之门的摧毁使这次远征变成了暂时有去无回的战役,补给很难送达。好在我们由前部落酋长萨尔的引荐下,和当地的霜狼氏族酋长杜隆坦达成了同盟协议,在他们的帮助下顺利地建立了要塞,也算是在这片未知的世界有了一块立足之地。 为了报答他们为部落所做的一切,我帮助他们荡平了刀塔要塞的食人魔,扫清了雷神氏族与钢铁部落在霜火岭的大部分势力。在与当地人的沟通中,我得知霜火岭的北部有一块叫做戈尔隆德的富饶但致命危险的地区,那里应该可以解决霜火岭物资缺乏的问题,便打算派出一队先遣队去打探一下虚实。 我用力地拍打脑袋,把被寒风冻住的眼球摘下,放进嘴里含着。虽然我感觉不到寒冷,但我深深地感受到这里对我这个初来乍到的陌生人有多么不友好。当地的兽人看起来并没有很冷的样子,他们甚至赤裸着上身干活。 “洛坎,”我转过身来,把眼球吐到手里,“这些兽人…你也不觉得冷么?” 我把眼球塞进眼窝,用力地眨了眨,让眼球的位置变正。 “当然不指挥官。”洛坎徐徐站起身,“巨魔可是适应环境的天才,更何况我们的要塞建在熔岩层之上,这儿可热着呢。”他指了指大门外翻腾的岩浆池。“但寒风依旧如尖刀一般。没有岩浆覆盖的地方,就是死亡的领域,您的眼珠就是最好的佐证。” “噢天呐,你们可真高。能把身子放低点听我说两句么?” “谁?是谁在那儿?以万灵的名义,我没有感知到别人的存在!”洛坎转身望着灰色的天空说道。 “得了吧洛坎,我以我金库里小山般高的金币起誓,你再拿我的身高开玩笑,我就让你尝尝RPX-49的厉害!”洛坎笑了笑,没有说话。 加兹鲁维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把嘴里的烟草啐到地上,从满是油污的背包里拿出一份纸样。 “我们在一座当地人称之为阿什兰的小岛上发现了威力惊人的神器碎片,如果我们能找到整个神器的话,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呃……我是指合理的使用。”加兹鲁维解释道。“当然,联盟也在那里。我们已经用最快的速度修好了防御工事,头儿,你最好去看看。” 我从他脏兮兮的小绿手中接过图纸,那是探路的先驱绘制的地图,破烂地图的一角被血染红。“看来联盟并不安分。”洛坎在一旁说道。“去往戈尔隆德的先遣队回来估计还要些时日。我认为您应该去看看,指挥官。这也可以提升士气,”他说的很有道理。 “好的,我这就动身前往。”我把地图收进包中,走向布罗恩·天角。“送我去阿什兰。” “那个…头儿?”加兹鲁维挤出一副笑脸,露出嘴里被烟草熏成黄褐色的金牙,“这个…修建要塞的工钱…是不是可以…嘿嘿…先结一下?”他不停地搓着手,手上的十个金戒指互相碰撞,发出叮叮的声音。“我第二十八个小儿子出生了…你知道…这会需要很多的…钱~”他的嘴咧得更大了,金牙的反光直射我的眼睛。 “得了吧加兹。”我转身跨上御风者。“你还记得黑锁是怎么死的么?”我示意布罗恩可以起飞。“去找沃金吧。”话音刚落,我就已经飞出了要塞。 从地图上看,阿什兰在德拉诺大陆的最东边,是一座不小的岛。线报说岛的正中是背靠山峰的食人魔帝国废墟,正南面是联盟的营地,部落则在联盟的正北方。中间一条大陆直通双方的营地,剩下的地区则由少量的食人魔、鸦人还有戈隆盘踞。 要飞两天左右么…我拿出昏睡药剂,喝了一大口。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听到海鸥那恼人的叫声。昏睡药剂的效果慢慢褪去了,我睁开眼,一座小岛出现在眼前,我看到兽人风格的要塞和建筑。 “那应该就是阿什兰吧。”御风者低吼了一声,仿佛在回应我的自言自语,一个俯冲,然后在营地上空转了一个圈,旋即稳稳地落在营地中央的篝火旁。原本热闹无比的营地安静了下来,兽人苦工停下手中的活计看着我,低声私语“他就是那个击败加尔鲁什的亡灵?”高个子兽人说。“不是击败死亡之翼的那个亡灵?”一个女巨魔质疑他。“嘿我认得他,他,他参与了手刃巫妖王!”矮一点的兽人高兴地嚷道。“你们说得都不对!他是托巴拉德的幽灵!我听说他在托巴拉德单枪匹马杀掉一个团的联盟!”一个兽人步兵义正言辞地纠正他们。 一位身材魁梧的牛头人察觉到了异样,便放下正在雕刻的图腾,向我走来。“您就是从霜火岭来的指挥官吧?我是负责接引您的列兵重蹄。”我用力地点了点头,想把睡歪了的脖子正过来。“克拉吉尔中尉说您可能会来,他在旅馆等您。”重蹄躬下身来用他粗壮的手指指了指不远处的建筑。“好的,谢谢你,重蹄。”我拍了拍他的胳膊,便朝旅馆走去。“嘿!你们看!他拍了我的胳膊!你们看到没有!” 重蹄回身炫耀着,随后便被团团围住。 这是一座不大的双层旅馆。虽然并不宽敞,但布置的相当细心精致,这里甚至有不久前才开始风靡的卡牌游戏。“您就是从霜火岭来的指挥官吧?”一位女兽人战士朝我走来。“我是克拉吉尔,欢迎来到战争之矛。我将带您熟悉战争之矛的环境。”她站定立正,向我敬了个礼。“您现在所在的旅馆是由娜宁·晨光经营的,”她为我拉开一把椅子,“在我心目中算得上是德拉诺最舒服的休憩之所。”克拉吉尔看我坐定,用她粗犷的嗓音喊道“娜宁小甜心!指挥官来了。快把最好的酒端上来!” “好了好了,不要吵到其他客人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回应道。 “您好,指挥官。”娜宁扭动着她曼妙的身体向我们走来,手中拿着两大扎绿色的发泡酒。“希望您可以在这里过得愉快。”她把酒轻轻地放在桌上,然后不慌不忙地走回吧台。这无疑一位美丽优雅的女士,要是头发再枯黄一些,再多一些浅紫色的尸斑,想必会更加美丽吧!但我没有将这想法说出口。这时克拉吉尔说道“喝吧!指挥官!”她甩了一下头发,一饮而尽。“这是最好的酒!”我看了看杯子里的绿色粘稠发泡酒,稍微有些犹豫,总感觉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听过见过,但赶了两天的路,也因为喝了太多的昏睡药剂,似乎所有关节都在咔咔作响,便不再犹豫,一饮而尽。 “那么,指挥官,准备在战争之矛待多久?” “我只稍作停留,霜狼氏族昨天刚刚结束对雷神氏族的打击,我明天就要动身前往戈尔隆德。”我盯着杯中残留的气泡酒对她说道。她有些迟疑,和站在吧台的娜宁目光相接,娜宁把头别了过去。她们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很是不解。我转过身去,“克拉吉尔,带我去看看别的地方。”“好的指挥官。”她叹了一口气,跟我走出了旅馆。 “指挥官!”娜宁冲出了旅馆,大声地叫到。“您会去塔拉多么?”我转过身,“也许吧,怎么了?”“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她…”她露出为难的表情,思考了片刻。“是我的妹妹,她叫艾达·晨光,前几日接到了护送商队的任务,但稍晚些时候就传来了商队遇袭的消息,之后她便杳无音信了…”她哭了起来。“您能帮我找到她么…我…我只剩下她一个亲人了…”她泣不成声,豆大的泪珠浸湿了她的衣领。“如…如果她有什么不测的话…我…” 我伸出干枯的手掌,轻轻地拍在她的肩膀上。“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她的。”她泪眼婆娑地看着我,“指挥官!”她抱紧我枯萎的躯干,即便厚实的盔甲,也被她的号哭震颤,我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克拉吉尔,她似乎懂了我的意思,从我的怀中接过哭成泪人的娜宁,把她搀进了旅馆。 过了一会,克拉吉尔从旅馆中慢慢走出,她对我点点头,示意我已经没有问题,便重新上前为我引路。 “每天都有新成员通过传送门加入我们。”“只有奥格瑞玛?还是各大主城的传送门都已经打开?”“各大主城的传送门都已经打开,指挥官。其实有一位名叫扎林的新成员今天才刚刚抵达传送门的这一侧。”“可以用来运送物资补给么?”我急切地问到。“暂时还不行,指挥官。传送门受到了某种未知的干扰,非常不稳定。”所以物料补给还得我自己来解决么…不过至少可以随时回去,便没有再说话。 “各个专业的能工巧匠也都已就位,如果你想要买卖武器或护甲的话,”她指向坐落在营地东边的一座建筑。“贝斯卡·赤牙很愿意为你提供帮助,银行也在那里。”接着她又引我穿过大门,走上一座小桥。“那是战争之矛的前沿阵地,您现在想去看看么?”那是一座建在小丘上的要塞一般的建筑。“不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转身走向银行,“帮我安排一下飞行,我修整一下装备就先回去了。”“好的指挥官。”她向远处走去。 “你先前就知道对么?娜宁妹妹的事。”我问她。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尴尬地笑了,点了点头。“好好安慰一下娜宁,我可不想再听见血精灵哭了。”她把手握拳,捶在胸口的位置,那是使命必达的意思。然后便走远了。 我整备完盔甲,已经是黄昏时分。我重新跨上御风者,正要起飞,克拉吉尔叫住了我。 “指挥官,请等一下!”“出什么事了么?”我回头看着他。“来自幽暗城的消息,说是为您派了帮手来协助您,”她指了指幽暗城营地里的传送门。“马上就到了。”“让他来我的要塞找我。”我握紧缰绳。“战局瞬息万变,克拉吉尔。”御风者张开翅膀,低吼了一声,便载着我飞走了。 我回到位于霜火岭的要塞,已是第二天上午,轻盈的雪花徐徐地从灰色的天空中飘下。兵营的总管莫兹戴夫告诉我,派去戈尔隆德的先遣队在今天早上刚刚回来,十人小队只回来了两个。他们累坏了,并且受到了相当的惊吓,要塞内的医师帮他们疗伤后便沉沉地睡去了。“等他们醒来,一定要好好地犒劳他们。”我对他说。“当然,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他看起来相当难过,“情报已经被放在您的桌上了,头儿。”他补充道。 我进入要塞大厅,战争大师佐格已经把戈尔隆德的情报整理完毕,“现在开始汇报么?指挥官。”“让我们快点开始吧。”我找了个座位坐下,佐格便把一张早就挂在墙上的地图拉开。 “戈尔隆德是黑石铸造厂和钢铁码头的所在地,也是黑石矿石的主要产地,换句话说,这里就是钢铁部落的重要补给中枢和军工厂,尽快摧毁这里可以快速瓦解钢铁部落的持续作战能力。“佐格停下讲解,看我似乎没有问题,便继续说道:”戈尔隆德大概可以分成三块,黑石铸造厂和钢铁码头在坐落在戈尔隆德的最北方,南面有黑市矿坑的城墙作为防御工事,北靠赞加海天险,易守难攻。黑手修建了庞大的地下铁路系统,直通塔纳安,只有恐轨车站和少数几段裸露于地表,但有重兵把守。“佐格指向地图东面。“大片的原始森林里盘踞着木精和致命的毒虫,有线报说肯瑞托和联盟在其中建立了一座传送门,这样便可以绕过丛林直接打击黑石铸造厂。我们不知道联盟想搞什么花样,这里的情报被匆忙地划上了大大的圈,并且被标注了“可疑”、“全天候监视”的字样,请指挥官务必小心。“我点了点头,示意佐格继续。 “地图的西面间歇泉密布,地底到处都是被鬣蜥人挖空尔冒着高温蒸汽的空心山峰,地面则被戈隆这种巨大人形生物所占据,那是如小山高、力大无穷的独眼怪物,但智商好像并不高,钢铁部落似乎正准备奴役它们来作为战争机器。地图最南面则是…““ 报告指挥官,外面有一个亡灵信使,说有女王的手信要给你。” 门外兽人战士的喊话打断了佐格的汇报。我示意佐格暂停,结实地咬了一口去阿什兰之前就烤好的野猪腿,又喝了一大口水,快步来到要塞门外。 一位披着灰色斗篷的亡灵牵着一匹棕色骸骨战马直直地伫立在纷飞的雪花之中,低低的斗篷几乎遮住他所有的面孔。他察觉到了我的到来,便对我敬了一个礼。 “为了希尔瓦娜斯的荣耀。”他转身从鞍囊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我。“听起来像个女孩儿。”我这样想着,揭开了印着女王的徽记的红褐色的封蜡,信上只有几行字:

我最信赖的指挥官,幽暗城的英雄。 为了让你德拉诺站稳脚跟,早日击败钢铁部落,我派来我的皇家近卫薇薇安来协助你。 为了被遗忘者。 信上还有一行被抹去的字样: 如果你看到奥蕾莉… 那是女王失踪多年的姐姐,一位杰出的游侠。 皇家禁卫?什么时候成立的?常年在外的我居然对幽暗城的变化一无所知,看来真得挑个时候回去看看了…我正这样想着, 那位亡灵已经把兜帽摘下,徐徐地抬起头来。她是一位年轻的女性亡灵,我细细地打量她,她背着一柄曲木法杖,身上穿着有些破旧的法袍,身上散发着美妙的防腐剂气味,这气味让我感到着迷。她的脸精致无比,淡黄色的大眼睛,美妙的塌鼻梁,紫中透黑的嘴唇,除了左脸上零星的虫孔几乎完好无损,紫色的头发干枯卷曲,噢…天啊,我如果再盯着它看一会,我所剩不多的魂魄都会被她吸走的。 “指挥官?指挥官?” “噢!是的,怎么了?”我慌忙回答。 “您的命令是?” “呃…嗯!当然。”我仍没回过神来。 “女王有说什么么?” “都在信上了指挥官。”她疑惑地看着我,好像在怀疑什么。 “那…那就和我回要塞吧,你一定也累了,今天就先休息一下。” 我转过身,把干枯的手放在我嶙峋的胸腔上,我似乎感觉到心脏的跳动,但我很快否认了这一愚蠢的想法。 “我不需要休息,指挥官,请为我指派任务吧。” 她眨了眨浑黄的眼睛,自信地看着我,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我可是女王的近卫。” “你可以先修整一下装备,“我看了看阴霾的天空。“我们今天夜里出发,去戈尔隆德。” 她把眼睛转向一边,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轻轻地说了声“遵命。”后短出了一口气,又再次对我敬礼。 刚过晌午,薇薇安便侯在兵营前不停地踱步,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出行。把门的士兵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我“她已经在那儿转悠很久了头儿。”我走出门外,“这里的食物虽然没有幽暗城的口感好,但还是很有特色的。”我走向薇薇安,“那么,是食物问题还是住宿问题,会让你如此坐立不安?” “不,指挥官,”她转过身来,摘下兜帽,拂掉斗篷上的雪花。“我只是不喜欢浪费时间。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要塞里当缩头乌龟毫无意义。” 她看起来有些生气,身后阴郁的天空,雪花被凛冽的寒风赶得四散奔逃。 “你当真这样想么?薇薇安,“我露出了坏笑。”那么你肯定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了。“ ”当然指挥官。“她的表情中似乎充满了干劲。 ”我恨不得现在就烧焦几个该死的钢铁部落来当火把。“她得意地说。

DK手中的武器叫什么?

在叫羊的就可以去死了!!那是变异的马!!魔兽世界的时间是发生在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的10年后,暴雪将所有人设剧情都是按照同一个设定弄下来的,一些魔兽3中找不到的剧情可以在魔兽世界中找到,反之亦然。

魔兽3中看不清是羊是马的话可以去魔兽世界里去看,亡灵族60级的种族坐骑和魔兽3中的死骑坐骑一模一样,名字为 紫(绿)色骸骨战马。在斯坦索姆亡灵区的最终BOSS瑞文戴尔男爵也是一名死亡骑士,将他击杀后有一定几率掉落他的坐骑,名字为 死亡军马 。圣骑士的职业任务也是去净化一名死亡骑士的军马。所以无论怎么说,死亡骑士骑的都是马,如果非说马没角,羊有角,那为什么不说骑的是鹿呢, 鹿也有角。不要忘了在魔兽3中被亡灵复生过的生物都会变异,萨菲隆就是个例子,玩通过魔兽3战役的都应该知道这只可怜的蓝龙 剑是霜之哀伤 。通过杀死矮子才能得到,看了过场动画就知道了!!

可以分享一下你们的手办吗?

我的手办都是自制的,而且用的就是儿童超轻粘土。

一年前,有朋友建议我做魔兽英雄手办。

我以前一直做靓仔,没做过兽啊…

魂守那对半透明的蝙蝠翼膜怎么做?

神灵两条弯曲度大不一样的腿如何保持健美的协调?

老牛那性感的脸毛腿毛怎么搞?印第安胸甲主流色彩搭配是什么?

大鱼那满背的对称和不对称的鱼鳍是怎么划水的?怎么像眼镜蛇一样站起来?

剑圣那把大刀的花纹怎么能表现出倭刀夹钢工艺的特点?

白虎霸气的脸纹、座狼嚣张的眼神、舌头以及扭头地姿态?虎妹的衣服怎么才能飘逸又要反三俗?

骸骨战马,一副骨架怎么既要支撑起重盔重甲的dk,又要透过支离破碎的披风看到白森森的马骨?

科多兽跟鼓手的比例关系怎么处理?即能显出科多的大,又能显出鼓手的威猛。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想就能出来的,just do it.多查相关资料;

图文资料匮乏,就只能创作欲加脑补了;

没有这个颜色,凭基础的调色知识硬调~

恶魔的反S腿怎么塑造,腿细的多看看山羊的后腿,腿粗的多想想大象的后腿~

斗篷的破碎与飘逸如何两位一体?

褶皱搞起,剪刀不要随意剪啊!

边缘破碎化处理是必要的、

易于磨损露出酷酷的武器的地方是必要的、

摆动幅度大特容易挂烂的地方是必要的~

武器的比例要量身定做,别让英雄太尴尬…

胡须必须有,三层以上的层叠感,注意朝向要和身上一切飘逸的东西朝向一致,因为风向一致啊![坏笑],ps,有装饰的绳啊带啊,舞动的锁链啊,既要有飘逸感,又要有坠物感。

指甲必须有!头上的角要有角质层的层叠感,长那么大真不容易。

很多泥塑技能,做着做着就解锁了…

过段时间再看看,深度怀疑我当时是怎么做到的?

额,my precious.

不说了,开始上图。

觉得不错,请加个关注点个赞,谢谢友友。

免责声明:由于无法甄别是否为投稿用户创作以及文章的准确性,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您通知我们,请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到qingge@88.com,深感抱歉,我们会做删除处理。